梦里三两青疆,春风断城垣。

脑子疼,感觉我明天就会被班主任一巴掌拍死

《南方》

雪花如白鹭般掠过黑夜
像  地平线似地
淌了过来——我流淌的河
也是这样的纹

水声落到枕边的时候,梦境
在小小的尸体里生长
一星两星的,分不清谁是
往世过的水、白鹭念的水

南方的河向来只是冷的,
衬极了  冬日的枯木

南方的白鹭不知再留多久
也许一振翅,
就空了些什么

一睁眼,就是遍地将碎不碎的狼藉,还有无止的折磨与被折磨的无意义的人间喜剧。
终于,是我曾盼的——不是我而是神明,将死亡架在了我的头上,我却再不敢碰一下了。
澜沧江…不要我了。

我……造化实在弄人

有一天我们也会被人群处刑的。

生存如鬼,吞没纸笔

请来我生命造一场革命,带我走出这无望

原来你竟还有悲伤可言

日子

1 2 3 4 5
© 林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