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三两青疆,春风断城垣。

    最后一丝残阳褪去了。

    当我醒来时,正目睹了这一幕。
    像是被拉扯着一般,斜映进屋里的茜色,一丝、一丝不甘地呗扯出房间。地面上脚印斑驳凌乱。
    大约,它在弥留挣扎时,被谁好心踩了手,吃痛缩手,就再攀不住救命稻草了。

评论
© 林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