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三两青疆,春风断城垣。

十月后

十月后的夜晚
烟色如常
他们依旧如常

寥寥路灯下
影子拉长,看不见的头颅
循环Adam's lament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
缩成台下静默的光
四十分钟,
谈不上悲切

只是远远的在

无言之中
有人走过,他们
逐渐行成川流

虚张开的手向前
或许在寻找
但它还是虚张的

风步在银杏的枝桠
离我是有些久了






评论
热度(6)
© 林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