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三两青疆,春风断城垣。

清想

雪有不足道的轻响
习惯 把干涩落在冬天
你收到故人
也没想起 余生的暖

总不介怀 熄灭的风
哪怕所见之处
燃起书页

不必要续声
你总是影像里光点
寄不走的在昨年

如果夜深 梦不到林间
你还可以
分出一个自己 拥抱你


评论(8)
热度(3)
© 林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