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三两青疆,春风断城垣。

牢骚



我爹在门外骂“你他妈还在做什么又要老子给你改签啊你昨天听力就全校倒数第二个进考场的你忘了是吧你他妈能不能急性一点bala”的时候,我跪在地板上像一摊烂泥。

我大概始终对于生活这玩意很倦怠。体现在现在,就是完全不想回重庆被班主任骂得狗血淋头不能吭声憋屈得要死每天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发消息给媳妇,他说他刚醒,马上要回学校英语周考,他也不想回去,但不敢请假,老师次之,还是怕耽误课。

我讨厌这样的日子。我过了太久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但大概我只会人不人鬼不鬼地虚度日子。

于是我还是在高铁上了。



“活着”在重复一个被称为命运的诅咒。


评论
热度(4)
© 林泉 | Powered by LOFTER